德甲

兼职风水师 第三百四十三章:都是太极拳惹的祸

2019-12-04 13:52:04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兼职风水师 第三百四十三章:都是太极拳惹的祸

唐晨自嘲地一笑道:“我打的是孙氏太极拳,才刚刚练不到五天,练得不好,请大家多多指教……”

“指教不敢当,不过你的姿势很不对。”

这个老李头显然是太极拳的爱好者,说来就来了,“比如这一招‘懒扎衣’,你的重心就不对了。你看我这,身体微左旋,重心微落右脚,右手逆缠上膨,左手逆缠下按……看到没,这样既能分开对方双手,进而迎门靠,也可以上护门脸,下护丹田。

要是变招的话,双手变顺缠划大圆合于胸前,重心转左腿,右腿提步横开。既能抓对方手反制对方腕关节,也可抓敌手或抄肋,提步横开用于套对方脚腕,套于前下一步进侧身靠,套于后走第四步肩肘靠。左手合于右手上方,格挡对方的迎面拳。

第二变招是重心右移,身体左旋,右手带左手顺缠上膨至胸口。可以接上一步,前套脚腕抓敌手,或抄肋骨,走侧身靠劲。

第三变招是身体右旋,右手坐腕外翻,两手分开,左手落于左侧腰间,右手右展于身侧,后身体左旋至正方向,左右手坐腕定式。第二步后套脚腕抄肋动作,左手抓对方手落于腰间不放,右手展对方胸或背,借右脚破坏对方重心后坐腕下按,把对方摔倒制服。

年轻人,不是我说啊,这练太极拳就是破坏对方的重心。你自己的重心都抓不住,怎么破坏对方的重心?”

唐晨不得不承认,这老李头说得挺对的,连连点头。

“当然,这只是我自己悟出的道理,不是你的。你自己悟不出来,始终都还是我的……”这老李头叹息说道,“我也是打了十余年太极拳才悟到的道理,都已经来不及了。现在社会不提倡实战,想出杨露禅和孙禄堂一样的太极宗师实在是太难了。不过年轻人学学太极拳也是好的,哪怕是作为防身都不错……”

“哼!防身不错?现在打架哪里还等你摆架势、想好套路啊,直接一拳就抡过来了。打架,就得靠身体壮、速度快,拳头硬,身子耐扛。老李头,你那一套,就等着被人狠揍吧!”

这声音是从后面传过来的,唐晨扭头一看,原来是四哥。

“我说曾老头,你是不是什么事都想来拆我的台啊?”老李头这暴脾气一上来,话语里就夹着火药味了,旁边的人连忙劝住。

四哥淡淡地说道:“太极拳就是花架子太多,也就太极散手能看。这个……小唐,你要是想学拳,还不如去学学军体拳,或许还能打一些。要是想打架的话,我建议你去学散打。学太极拳,除了当做体操锻炼身体之外,没有多大的意义。”

唐晨笑而不语,他怎么可能明说,他练太极拳,其实就是在感受身体气场的增长?这可是他最大的秘密啊!虽然不知道这种气对风水,对他的“望气术”,乃至制作法器有什么帮助,但坚持下去肯定会有一定效果的。

“曾老头,你是没遇到真正的太极高手,你才这么说的。”

老李头也不示弱,“要是遇到真正的太极高手,你就明白太极拳的威力了,一招一式都能让你自讨苦吃!”

“那为什么现在号称代表太极的散打选手,用的都是散打的技术?”四哥不咸不淡地反驳道。

“太极拳也分套路和散手,你懂什么?”老李头争得脸上的青筋都出来了。

四哥不咸不淡地说道:“那为什么不见有人用太极散手去打散打?去打搏击比赛?”

“那是你见得少!”老李头吼道,“散打都是从散手脱胎而出的,你说他们不用散手?”

唐晨见他们有越吵越起劲的势头,连忙打圆场道:“两位稍安勿躁,我只是锻炼一下身体而已,并不是要去打架,大家就别吵了,都是邻里街坊的,吵吵闹闹多伤和气?”

老李头丢下一句:“小伙子,你要想学真正的太极拳,就来找我。我虽然不能教你太多,但能让你动作规范一点,练的效果也大一点。”

唐晨秉着“人敬我一尺,我敬人一丈”的原则,应道:“好,有时间一定向您老请教……”

围观的老大爷老大妈见没热闹看了,也都渐渐散去了。

四哥淡淡地看了看唐晨,问道:“你年纪轻轻的,为什么非得打这种老年人才打的拳?”

唐晨知道,这四哥是当兵出身的,崇尚的是武力至上。而太极拳讲究的是舍己从人,这两者的理念本就有所冲突,怪不得四哥一直看不惯太极拳了。“四爷早上好啊,我就锻炼锻炼身体而已,太极拳用来锻炼身体还是不错的。”

这种模棱两可的话,四哥倒也接受得了。

“锻炼是好事,但打太极拳还不如做体操……算了,扯远了,早餐煮好了,过来吃吧!”

看着四哥转身的背影,唐晨算是摸清了他的脾气,其实就是口硬心软的一个大好人。

刚刚走回别墅,曾老就走过来,低声问道:“怎么大清早就吵起来了?”

唐晨叹了口气,低声说道:“都是太极拳惹的祸啊……”

“太极拳?”曾老皱起了眉头。

唐晨把刚刚的事情一说,曾老笑道:“四哥的脾气都是这样的,别见怪。其实他和那个老李头的关系挺好的,以前还是同一个国企的,现在也经常一起喝茶聊天。太极拳能不能打,这个问题他们也争了不下十次了,每次都争得面红耳赤。不过你放心,他们是不会打起来的,都一把年纪了……”

曾老是知情人,唐晨明白了原委,恍然大悟道:“原来是这样啊!”

“我们得快点吃早餐了,四哥是个急性子的人,去哪里都要求动作快的。”曾老嘱咐道。

唐晨点了点头,反正他已经锻炼完了,接下来就看曾老的安排了。

早餐还算丰盛,最奇特的一道菜是一道叫“面线糊”的面条,被泉(quan)州人当成了早餐的主食。面线糊,顾名思义呈糊状,是由细面线和地瓜粉制作成。听曾老说,这面线糊做法挺简单的,先将水煮开,放入番薯粉和调料、面线,煮到糊状后放配料就行了。就着油条跟马蹄酥吃,味道鲜美

,清甜爽滑,很有闽南饮食的独特风味。

唐晨自嘲地一笑道:“我打的是孙氏太极拳,才刚刚练不到五天,练得不好,请大家多多指教……”

“指教不敢当,不过你的姿势很不对。”

这个老李头显然是太极拳的爱好者,说来就来了,“比如这一招‘懒扎衣’,你的重心就不对了。你看我这,身体微左旋,重心微落右脚,右手逆缠上膨,左手逆缠下按……看到没,这样既能分开对方双手,进而迎门靠,也可以上护门脸,下护丹田。

要是变招的话,双手变顺缠划大圆合于胸前,重心转左腿,右腿提步横开。既能抓对方手反制对方腕关节,也可抓敌手或抄肋,提步横开用于套对方脚腕,套于前下一步进侧身靠,套于后走第四步肩肘靠。左手合于右手上方,格挡对方的迎面拳。

第二变招是重心右移,身体左旋,右手带左手顺缠上膨至胸口。可以接上一步,前套脚腕抓敌手,或抄肋骨,走侧身靠劲。

第三变招是身体右旋,右手坐腕外翻,两手分开,左手落于左侧腰间,右手右展于身侧,后身体左旋至正方向,左右手坐腕定式。第二步后套脚腕抄肋动作,左手抓对方手落于腰间不放,右手展对方胸或背,借右脚破坏对方重心后坐腕下按,把对方摔倒制服。

年轻人,不是我说啊,这练太极拳就是破坏对方的重心。你自己的重心都抓不住,怎么破坏对方的重心?”

唐晨不得不承认,这老李头说得挺对的,连连点头。

“当然,这只是我自己悟出的道理,不是你的。你自己悟不出来,始终都还是我的……”这老李头叹息说道,“我也是打了十余年太极拳才悟到的道理,都已经来不及了。现在社会不提倡实战,想出杨露禅和孙禄堂一样的太极宗师实在是太难了。不过年轻人学学太极拳也是好的,哪怕是作为防身都不错……”

“哼!防身不错?现在打架哪里还等你摆架势、想好套路啊,直接一拳就抡过来了。打架,就得靠身体壮、速度快,拳头硬,身子耐扛。老李头,你那一套,就等着被人狠揍吧!”

这声音是从后面传过来的,唐晨扭头一看,原来是四哥。

“我说曾老头,你是不是什么事都想来拆我的台啊?”老李头这暴脾气一上来,话语里就夹着火药味了,旁边的人连忙劝住。

四哥淡淡地说道:“太极拳就是花架子太多,也就太极散手能看。这个……小唐,你要是想学拳,还不如去学学军体拳,或许还能打一些。要是想打架的话,我建议你去学散打。学太极拳,除了当做体操锻炼身体之外,没有多大的意义。”

唐晨笑而不语,他怎么可能明说,他练太极拳,其实就是在感受身体气场的增长?这可是他最大的秘密啊!虽然不知道这种气对风水,对他的“望气术”,乃至制作法器有什么帮助,但坚持下去肯定会有一定效果的。

“曾老头,你是没遇到真正的太极高手,你才这么说的。”

老李头也不示弱,“要是遇到真正的太极高手,你就明白太极拳的威力了,一招一式都能让你自讨苦吃!”

“那为什么现在号称代表太极的散打选手,用的都是散打的技术?”四哥不咸不淡地反驳道。

“太极拳也分套路和散手,你懂什么?”老李头争得脸上的青筋都出来了。

四哥不咸不淡地说道:“那为什么不见有人用太极散手去打散打?去打搏击比赛?”

“那是你见得少!”老李头吼道,“散打都是从散手脱胎而出的,你说他们不用散手?”

唐晨见他们有越吵越起劲的势头,连忙打圆场道:“两位稍安勿躁,我只是锻炼一下身体而已,并不是要去打架,大家就别吵了,都是邻里街坊的,吵吵闹闹多伤和气?”

老李头丢下一句:“小伙子,你要想学真正的太极拳,就来找我。我虽然不能教你太多,但能让你动作规范一点,练的效果也大一点。”

唐晨秉着“人敬我一尺,我敬人一丈”的原则,应道:“好,有时间一定向您老请教……”

围观的老大爷老大妈见没热闹看了,也都渐渐散去了。

四哥淡淡地看了看唐晨,问道:“你年纪轻轻的,为什么非得打这种老年人才打的拳?”

唐晨知道,这四哥是当兵出身的,崇尚的是武力至上。而太极拳讲究的是舍己从人,这两者的理念本就有所冲突,怪不得四哥一直看不惯太极拳了。“四爷早上好啊,我就锻炼锻炼身体而已,太极拳用来锻炼身体还是不错的。”

这种模棱两可的话,四哥倒也接受得了。

“锻炼是好事,但打太极拳还不如做体操……算了,扯远了,早餐煮好了,过来吃吧!”

看着四哥转身的背影,唐晨算是摸清了他的脾气,其实就是口硬心软的一个大好人。

刚刚走回别墅,曾老就走过来,低声问道:“怎么大清早就吵起来了?”

唐晨叹了口气,低声说道:“都是太极拳惹的祸啊……”

“太极拳?”曾老皱起了眉头。

唐晨把刚刚的事情一说,曾老笑道:“四哥的脾气都是这样的,别见怪。其实他和那个老李头的关系挺好的,以前还是同一个国企的,现在也经常一起喝茶聊天。太极拳能不能打,这个问题他们也争了不下十次了,每次都争得面红耳赤。不过你放心,他们是不会打起来的,都一把年纪了……”

曾老是知情人,唐晨明白了原委,恍然大悟道:“原来是这样啊!”

“我们得快点吃早餐了,四哥是个急性子的人,去哪里都要求动作快的。”曾老嘱咐道。

唐晨点了点头,反正他已经锻炼完了,接下来就看曾老的安排了。

早餐还算丰盛,最奇特的一道菜是一道叫“面线糊”的面条,被泉(quan)州人当成了早餐的主食。面线糊,顾名思义呈糊状,是由细面线和地瓜粉制作成。听曾老说,这面线糊做法挺简单的,先将水煮开,放入番薯粉和调料、面线,煮到糊状后放配料就行了。就着油条跟马蹄酥吃,味道鲜美,清甜爽滑,很有闽南饮食的独特风味。

去博爱做烤瓷牙
广州中医药大学深圳附属医院预约挂号
西安癫痫病十佳医院
连云港癫痫病医院哪家好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