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甲

风云闪电侠 第九十二章-【狂妄的绝无神】

2020-01-16 21:32:24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风云闪电侠 第九十二章-【狂妄的绝无神】

第九十二章-

(感谢“微笑的鬼皇”大大的再次打赏。)

想我泱泱华夏,人杰地灵,纵是皇帝无能,文武众臣、后宫嫔妃又怎么可能全是孬种之辈。

纵是在这风云世界中,朝中也有许多能人异士。

昔年曾有山海关守关大将石顶天,一人当关,万夫莫敌。那时候绝无神入侵中原,也忌惮其人,只得用计骗开。

再说前朝大将军幕龙,乃是为“剑中之皇者”幕应雄的父亲,武林神话无名的养父,其人能培育出此等绝世二子,自也非是无能之辈。

再说霍烈,乃为步惊云养父之胞弟,本为大内侍卫,曾为了其兄之仇,组织人马刺杀当年如日中天的雄霸。

另京师府衙又有捕神其人,铁面无私,刚正不阿。

又有捕神之上司郎云,贵为京师府衙总督头,能提拔出捕神这等侠士,又怎会是无能之人。

再说原著中阻止天皇夺龙脉时,提到的戚将军亲率大军而来,虽未曾点出此人真名和来历,可知也必是非凡之人。

如今又有云乘风执掌天下会,我泱泱华夏,且能无人可阻东瀛倭人?

按下不表,却说皇帝乃有一嫔妃,封号慧贵妃。绝心那日夜御嫔妃数名,她也在此中之列。

绝心纵是戴了人皮面具,伪装得再好,如此与人贴身云雨,其中的异样,怎么可能无人察知。

慧贵妃是日起身,直睡到了日头高照,醒来时只觉下体疼痛。掀开被褥一看,血迹殷殷,竟然嫣红了大片被褥。此正是昨夜绝心之能,想他少年血性,遇此等美人,夜射多次,自然把慧贵妃折磨得混身疼痛。

此事乃是皇帝所为,慧贵妃也不敢宣张,赶紧悄悄命侍女换了被褥。又打水沐浴,这才由着宫女服侍穿了衣衫,坐在宫邸小息。

皇帝国事繁忙,少有过来叙话的。一众嫔妃久困深宫,闲暇之余,关系好些的便会经常走动。

这时,另一名妃子贞淑妃便来此走动,行了礼节,二人叙话一阵,便说起昨日的事情来。

原来贞淑妃昨夜也被折磨得下体出血,都是女人,关系又好,自然没有避嫌,过了一会,就说到这事情上。

二人当然不可能责备皇帝,但贞淑妃辞去后,慧贵妃便更加狐疑。她如今年已四十余岁,贞淑妃也三十有六,但都保养的好,看着也不过二十余岁的样子。

皇帝如今年迈,断不可能如此彪悍,她越想越觉不对劲。但这等事情,自不好诉说,长叹了几口气,只希望今夜皇帝不要再来。

恰这时,隆亲王前来叩见,慧贵妃赶紧压下心中念想,迎了出去。

隆亲王乃皇帝第四子,亦是她亲生。皇子来看望母亲,慧贵妃心下欢喜,二人说了些问候的话。慧贵妃便试探着问了起来:“隆基,今日你父皇上朝可有什么异样?”

隆亲王为皇帝第四子,年不过二十余五,但贤德才能向来是皇子中数一数二的,便连太子胤元也不及。

听闻皇娘问起,仔细想了一想,如实答道:“确实有些异样,今日一上早朝,父皇就贬了原大内侍卫总管,提了一位从未见过的绝无神为总管。”

慧贵妃微微皱眉,心中惊道:“皇上昨夜如此纵浴,今日尚能早朝?”

隆亲王瞧出皇娘有心思,问道:“皇娘,有什么不对吗?”

慧贵妃也不敢多言:“也没什么,随便问问,近日你父皇身体不好,你要多关心关心他。”

隆亲王自知皇娘说的是反话,当下心中纳闷,又陪着说了几句,就辞了出去。

一路上,左思右想,越发觉得事情不对,但皇帝乃万民之主,纵是他的亲父,他也不敢过多猜疑,就算猜疑也不敢有什么其他的行为。于是只把此事埋在心中,但是如此一来,每次上朝,他就更加细心观察。

过去数日,朝中波动更大,纵是有曹公公在一旁提点,绝心也是露出许多马脚。一时朝上群臣疑惑,虽不敢当面提出,却已经在私下里议论纷纷,更有诸位朝中元老,私自宴会,议论过此事。

这些事情,自然被云乘风布在京师的十七司探子探了去。凌南立即呈书一封,飞鸽传往天荫城。

冬后的日子,天荫城多见微寒,这些天下过几场雨,更觉得寒意一阵阵的涌上来。

于楚楚忙着带孩子,她是农家出生,不习惯乃妈喂乃,便要自己亲喂,这时明月也有了生孕,于是一时没人陪侍云乘风。

此时凌舒入门侍奉,二女自是没有意见。

如此,虽然寒气渐冷,云乘风有美人在怀,亦是过得无比滋润。再说他武功本高,纵是没有美人暖床,自然也不惧寒冷。

这一日,本在殿中赏舞,突闻传来密报,云乘风立即摒退凌舒。公办正事,凌舒心有不喜,被他冷眼一瞧,也再不敢多话。

众人退去,云乘风才展开密报,仔细读之。

片刻,他的脸上微微露出了冷笑,“看来,这绝无神已经遣绝心混入皇宫,假扮了皇帝吧!”

转首处,立即传令道:“传书下去,着令凌南继续关注朝野情况。”

送来密报的弟子退走,却这时,秦霜急急冲了进来。

“大师兄,不好啦!收到一封战书,乃是无神绝宫绝无神所发,扬言要以八大门派的头颅为要挟与你决战。如若不去,立斩众人!”

云乘风仔细看了,抚掌大笑,撕书怒道:“什么狗屁绝无神,也配跟老子决战。”

秦霜却还蒙在鼓里,疑惑问道:“大师兄,这绝无神是何方人物,怎地江湖中从来没有听说过。此人这般大胆,竟敢公然叫嚣天下会。不若我领一队,去把他斩了。”

秦霜久未出战,这时不禁技痒。云乘风虽然不把绝无神放在眼中,但此人武功之高,心机之毒辣,也不得不防。思索了一会,才道:“大师兄治政熟练,天荫城不可无人守护。今次就算了,下次再点你出战。既然对方这般大胆狂妄,我便亲自带人去砍了。”

“诺!……”秦霜也知天荫城事大,答应着徐徐退下。

云乘风立即秣兵厉马,集三千之众,点步惊云随行,是日出了天荫城,往京师而去。

京师毕竟是皇城,领太多人马前去,恐惹来禁军压制。况且长途行军,带的人多,粮草消耗繁杂。云乘风心中自有主意,这三千之众,再加上京师分舵三千余人马,对于不足千人的无神绝宫,足够了。

此时断浪随着商贸旗旗主凌润出外办事去了,是以手下便只有步惊云一员大将。但此时的步惊云,得逆乾坤之助,内功已达先天第三境,同时也领悟出了源自排云掌的“云十剑诀”。

不消半月,众人已抵达京师,移居分舵,暂为指挥之所。

而同一时间,云乘风率人前来的消息也传到了绝无神的耳中。

重庆五洲妇儿医院医生
上海远大医院医保能报销吗
安顺专治癫痫病医院在哪里
贵阳癫痫中医医院哪家好
深圳治疗妇科病哪里医院好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