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超

狆俄能源联盟雏形初现狆俄能源联盟雏形初现

2019-10-13 03:48:35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中俄“能源联盟”雏形初现中俄“能源联盟”雏形初现

中俄天然气协议虽然没有签署,但双方的合作却逐步走向成熟,中俄“能源联盟”雏形初现。

尽管中国与俄罗斯在天然气管道上的谈判并没有因为两国元首的会晤而最终取得突破,但双方却在其他能源合作上继续推进,两国正在从单纯的原料进出口贸易关系发展成全面的投资开发合作伙伴。

国家主席胡锦涛访俄期间,由于中石油和俄气公司未能就天然气价格达成一致,有关俄罗斯向中国出口天然气和建设中俄天然气管道的合同将推迟签署。双方在价格方面的分歧大概为100美元:中方根据国内承受能力和进口其他来源天然气的参考价格,希望以每千立方米250美元左右的价格进口,而俄方坚持以对欧洲国家出口的价格向中国出口,大约为350美元。此外,双方在管道建设的融资方面也没有达成一致意见:是否利用中国的贷款建设管道,而这将大大影响对中国的天然气供应价格。

尽管谈判并没有最终达成一致,但主流意见认为“持续的谈判有助于解决任何细微的问题”,并对未来达成最终协议持乐观态度。可以说,这正是两国能源合作逐步走向成熟的标志。

值得注意的是,从去年以来,中俄两国在能源领域的合作出现了新的趋势——投资合作。而合作的范围,也从石油、电力贸易和核电站建设扩大到了煤炭、发电站建设和可再生能源领域等。

要知道,俄罗斯对最近几年两国贸易结构始终表示不满。根据俄方的统计,在俄罗斯对华出口中,石油和原材料占绝对多数,工业产品的比例不到10%。而中国对俄罗斯的出口,却正在改变服装鞋帽占主导地位的状况,机电设备的比例快速增长。俄方担忧,如果继续维持这种局面,俄罗斯将成为中国的“能源附庸”

。而由于俄罗斯的投资环境、对战略资源的控制等因素,中资始终无法进入俄罗斯矿产资源开发的上游领域。

“能源联盟”雏形

2008年的经济危机以前,中国能源公司尝试收购俄罗斯项目的努力大多以失败告终,这也让中方得出了两国能源合作只能在原料贸易的低水平上进行的结论。不过,随着两国建立起能源对话机制,以及石油管道建设顺利完成,这一情况已经出现转变。

今年5月底至6月初举行的中俄能源对话结果显示,两国正在或者已经准备在天然气、石油、煤炭、电力、核电和可再生能源等领域进行合作,这涵盖了几乎所有形式的能源,中方出资金、俄方出资源的“能源联盟”雏形初现。

根据俄罗斯媒体报道,中国神华(601088,股吧)集团准备同俄罗斯统一电力系统国际公司联合开发位于库兹巴斯的缅切列普煤矿。该煤矿储量约为8亿吨,项目计划建设两个年产均为900万吨的矿井,一个年产400万吨的露天采矿场,年加工量达2200万吨的选矿厂,以及生产半焦炭、吸附剂、高级碳材料的煤炭深加工设施。而俄罗斯能源部煤炭司司长康斯坦丁 阿列克谢耶夫透露,还计划在该项目框架内建设煤变油工厂,产品将全部销往中国市场。此外,根据两国能源对话的相关文件,神华集团还有望参与阿穆尔州奥格贾煤矿和雅库特煤矿的开发。

在此次胡锦涛主席访俄期间,中国长江电力(600900,股吧)公司同俄罗斯欧洲西伯利亚能源公司(属于杰里帕斯卡的En+集团)签署了合作协议。双方将在东西伯利亚建设三座电站:装机容量为120万千瓦的列斯卡热电站、60至120万千瓦的下安加尔斯克水电站,以及40至90万千瓦的特兰斯西伯利亚水电站。中国进出口银行将为电站建设融资。欧洲西伯利亚能源公司董事会主席安德烈 利哈乔夫表示,今年秋天将同长江电力公司最终确定项目计划。两家公司去年已经成立了合资公司YES-Power,该公司未来将在俄罗斯建设总装机容量达1000万千瓦的发电站,所发电力将供应俄罗斯国内并向中国出口。

另外,俄罗斯能源署、俄罗斯统一电力系统国际公司、中国国能生物发电集团公司(NBE)签署了关于建立合资企业的框架性协议。俄罗斯能源署负责人铁木耳 伊万诺夫表示,合资公司将利用中方提供的技术生产燃料,建设生物燃料发电站并对中国出口电力。

风险不可忽视

这些项目的签署表明,随着俄罗斯“经济现代化”计划的实施,俄方愿意开放某些能源领域,引进中国的投资和技术。但还必须清楚认识到项目实施过程中的问题和风险。

先看煤炭项目。煤炭在俄罗斯并不属于战略资产,政府对煤炭项目的控制并没有油气项目那么严格。最近几年,中国大幅增加了从俄罗斯的煤炭进口量。根据2010年9月27日两国签署的关于《煤炭领域合作谅解备忘录》的议定书所确定的合作项目,未来5年俄罗斯每年应向中国出口1500万吨煤炭,此后在积极协调解决运力问题的基础上,力争将出口量提高至每年2000万吨。

在日本福岛核电站发生事故,以及德国决定放弃核电的情况下,俄罗斯煤资和较长的回收期。

而在东西伯利亚的电站建设也必须考虑销售市场。根据欧洲西伯利亚能源公司的计划,同中国公司联合建设的电站,其所发电力将首先供应给俄罗斯联合铝业公司及En+集团下属矿产企业。但随着发生重大事故的萨亚诺-舒申斯克水电站恢复生产,以及新建的博古恰水电站的投产,东西伯利亚将会出现电力供应过剩的情况。因此,合资的YES-Power未必能够从政府主管部门获得并发电的许可。如果不能保证用户的购电量,新电站的建设从经济上来说是不划算的。

再看生物燃料项目。据《生意人报》报道

,俄罗斯环保技术公司总经理德米特里 贝斯特利亚科夫表示

,中国国能生物发电集团公司参与的生物燃料项目的第一阶段,是在东西伯利亚收集生物质原料并运往中国,在中国进行燃料加工——这仍然属于原料出口,他认为中方未必会向俄罗斯提供技术。而俄罗斯能源署负责人伊万诺夫承认,如果在俄罗斯进行生物燃料生产和发电的话,必须说服俄政府向生物燃料和其他可再生能源提供优惠鼓励政策。但是,同中国政府实行可再生能源补贴政策不同,目前俄罗斯并不存在刺激生产和使用生物燃料的必要性。

从中俄两国的能源对话来看,政府已经为企业之间的合作创造了良好的外部环境。而企业之间也在积极响应,“政府搭台,企业唱戏”的模式已经形成。不过,综合考虑俄罗斯的现实情况,认真分析、谨慎投资才会带来双赢的局面。否则,不仅可能造成资金上的损失,还会影响中国企业对俄罗斯的投资信心。

如何注册微店
商城系统开发
有赞微商城入驻要求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