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超

战雏第一百八十二章我的1

2020-01-25 19:40:39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战雏 第一百八十二章,我的

正文第一百八十二章,我的

炼制伤药远远没有炼制丹药那么麻烦,是以朱啸稍作准备之后,直接就拿出了丹鼎.朱啸从药材之中挑出了三种,用之来炼制一种叫做愈合散的伤药。这种伤药在佣兵之中用得非常广,佣兵在执行任务的时候,一旦受伤,这种愈合散可以帮助他们迅速止血,避免了不必要的伤亡。

因为这是朱啸第一次接触愈合散,因此朱啸一次炼制的量也不大,他挑出了足以炼制三分愈合散的药材,仔细地检查了一遍药材的年份以及保存。铁血佣兵团虽然并非专门贩卖药材的,但他们的药材年份还算充足,保存上虽然稍有瑕疵,但也决计不影响使用。

准备工作都已经做好了,朱啸微微平复了一下心境,随即手指一弹,一团火焰立刻就飞进了丹鼎之中。在朱啸的控制之下,火焰迅速将丹鼎预热,直接就达到了可以炼制的水平了。

炼制伤药远远没有炼制丹药那么麻烦,在提炼药材的时候也只是将其中一部分杂质提炼出来就行了。因此朱啸也就没有那么多讲究了,直接将三种药材都丢进了纳戒之中,将灵魂之力一分为三,各控制着一团火焰开始迅速提炼起来。

因为只是炼制伤药,朱啸也不需要过多的提炼,将三份药材全部提炼出来,朱啸也只用了一盏茶的时间。看着三团斑驳的药液,朱啸虽然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速度,但接下来就到了混合的阶段了。

炼制伤药时混合药液远远没有炼制丹药时那么麻烦,朱啸直接将三种药液混合在一起,甚至都还没有感受到药液之间的相互碰撞,药液就已经完全混合在一起了。朱啸小心翼翼地将混合在一起的药液用火焰烘烤一下,直接就到了出炉的时刻了。

“想不到炼制伤药竟然这么简单!”朱啸用一个玉盆将愈合散全部装起来,随即探查了一番自己的元气。元气消耗出乎朱啸预料的少,朱啸不由得微微一笑,自言自语地说道:“要是照这样子下去,今天我至少能够炼制三千瓶愈合散。三千瓶愈合散的数量虽然已经不少了,但按照罗格镇的消耗速度来评估的话,三千瓶还是有些少了。”朱啸迅速从药材之中找出一百份愈合散的药材来,准备直接一次就炼制一百份愈合散了。

虽然一次性炼制一百份愈合散的数量确实是有些多了,但对于朱啸来说却也算不得什么。在朱啸到来之前罗格镇虽说已经是暗流涌动了,但比起朱啸到来之后,之前确实是要好得多了。现在朱啸能够在铁血佣兵团后花园这样的地方怡然自得的炼制伤药,但罗格镇的其他人却就不是这么轻松了。

獠牙佣兵团在朱啸到来之前他们原本就是最强大的佣兵团了,但朱啸到来之后这么一搅,獠牙佣兵团可以说是损兵折将。九团长黄始在朱啸刚刚到达罗格镇的时候就死在了十团长赫本手上,而赫本在那一战之中也是重伤收场,至于六团长黄旗现在则已经成了朱啸的帮手了。在那之后,朱啸又出手斩杀了黄炳的弟弟黄布。黄布在獠牙佣兵团的地位也是极高的,乃是三团长。

如此算来,獠牙佣兵团折在朱啸手上的团长已经多达四位了,而朱啸之后又出手斩杀了獠牙佣兵团的盟友韩方。对于獠牙佣兵团来说,朱啸简直就是他们的噩梦。但即使是这样,黄炳眼下还是不能轻易动朱啸。

獠牙佣兵团的议事厅之中,黄炳以及獠牙佣兵团的其他团长都在。他们脸上或多或少都有些疲倦之意,不过更多的则是愤怒之色。

很显然,现在剩下的七个团长之中,有五个都想立即将铁血佣兵团灭掉,但黄炳跟赫本还是没有答应。黄炳一言不发地坐在首位上,下面的六个团长都在等待着黄炳的决断。

过了好一会儿黄炳才叹了一口气,淡淡地说道:“虽然现在铁血佣兵团十分猖狂,但我们还是轻易不能对他们动手。铁血佣兵团不过是跳梁小丑,真正麻烦的还是苍鹰佣兵团。特迪马尔斯那个家伙,哼,即使是我亲自出手都没有必胜的把握。若是我们在对付铁血佣兵团的时候被他们钻了空子,只怕我们几人一个都不能活。”

七团长托卡是一个脾气火爆的人,他猛地拍一下桌子,哼哼嗤嗤地说道:“难道就让朱啸他们这般猖狂吗?大哥,我看这样吧,铁血佣兵团由我托卡一个人出手,你们集中火力对付苍鹰佣兵团。我就不信了,一个小小的朱啸他还能翻起多大的Lang花来。”

二团长咖多摇摇头,说道:“不行,朱啸能够斩杀南烈门的烈火长老,光凭这一点就能够说明很多问题了。现在我们最主要的就是对付特迪马尔斯,只要我们抽出手来,还怕灭不掉铁血佣兵团吗?”

赫本深以为然地点点头,说道:“二哥说得对,现在最麻烦的就是特迪马尔斯。他们虽然并没有跟我们明着宣战,但暗地里已经开始对我们动手了。我看这样吧,我们不能跟他们小打小闹了,直接开战吧。”

眼下开战已经是獠牙佣兵团共同的心声了,但这一切的决定权都在黄炳手里。赫本说出了众人的心声,自然没有一人再多说一句了,全部的眼光都集中到了黄炳身上。

黄炳轻轻端起杯子,才刚刚将杯子放到嘴边,黄炳直接用力一捏,茶杯瞬间化为齑粉。茶水夹杂着碎瓷到处飞,不过还不待靠近黄炳的身体,它们就全部都化为了虚无了。

“罗格镇已经平静太久了,既然大家都不喜欢这种平静,那我们就尽情掀起惊涛巨Lang来。从现在开始,让战火席卷罗格镇的每个角落。几位兄弟,你们带着人去将苍鹰堂给我全部歼灭。”

几个团长早就想大干一场了,黄炳刚一吩咐,他们几人立刻就站了起来,齐齐抱拳道:“是,大哥!”

当佣兵的人都是想到什么就干什么的,他们都早就想做了,而且又得到了黄炳的许可,因此他们立刻就要动手。黄炳阻止了他们,嘱咐道:“苍鹰堂里面虽说没有什么特别强悍的人,但苍鹰堂毕竟是苍鹰佣兵团培养新鲜血液的地方,你们不得大意。等你们燃起战火的时候,我会联合韩家对苍鹰佣兵团发难。”

罗格镇不会平静了,不过对于野心勃勃的人来说,平静对于他们来说简直就是灾难。眼下在罗格镇争雄的几人,黄炳也好,特迪马尔斯也好,朱啸也好,他们没有一个人希望罗格镇平静。相反,他们对即将席卷的战火倒是十分满意。

獠牙佣兵团的几个团长杀气腾腾地走出议事厅,他们迅速分散开来,招集其自己的人,各自朝着苍鹰堂风风火火地赶了去。所有的战火都将由他们点燃,他们所到之处,烈火熊熊。

獠牙佣兵团的团长们都离开了,黄炳也迅速站起来,朝着韩家的方向就要赶去。不过就在黄炳刚刚要动身的时候,黄炳身形一凛,他脸上先是露出一个旁人不易察觉的杀伐之色,随即迅速换上了微笑,恭敬地说道:“师叔,既然你老人家来了,为何不现身呢!”

黄炳的声音刚刚落下,风闲一闪出现在了黄炳前面。风闲一向都是云淡风轻的,可此时他的脸上浮现出了一丝愠怒,他有些怒气地说道:“黄炳,罗格镇原本是一个平静的小镇,为何你要在此掀起腥风血雨呢?”

黄炳深知风闲的性格,要是现在他巧言辩之,那风闲一定会大肆阻止的。但要是他承认下来的话,风闲只会甩袖子走人。风闲在这里也帮不了黄炳,还不如不要他在这里掣肘。

黄炳脸色一变,冷冷地说道:“师叔,你还好意思说我!昨天晚上你老人家明显就在那里,为何还会让朱啸将韩方长老给斩杀了?要是你诚心帮助我,那你就听我的安排。至于你老人家需要的帮助,我又怎么会置之不理呢!但要是你老人家一味指责我的话,师叔,你要去哪里这就请了。”

“黄炳!”风闲的脸彻底变了,他不敢相信这还是他认识的黄炳,盯着黄炳看了几眼,风闲冷冷地说道,“黄炳,泰雅帝国比你想象的要复杂得多。要是你真的惹怒了那些强者,只怕你师父出手都难以保住你的小命。”

“师叔,这些就是我黄炳要的!就算是为了这些丢掉性命我也是心甘情愿。师叔,我跟你老人家不一样。在师门之中,我最佩服的就是师叔你,可是我最看不起的也就是师叔你!”黄炳的语气不再那么生硬了,与风闲说道,“诺大的师门,最强大的是师父他老人家不假,但天赋最高的还是师叔你。师门之中很多东西都应该是属于师叔你的,可你却拱手让人。师叔啊师叔,要我是你的话,我一定会亲手夺过来的。”

风闲之前只是愤怒,但现在他像是看一个陌生人一样地看着黄炳,过了好一会儿他才一字一句地说道:“黄炳,你这句话的意思是只要你觉得属于你的东西就一定要属于你才行咯?要是现在你是我,你是不是还想斩杀师兄?”

黄炳仰天大笑起来,在风闲的不解之中,黄炳冷冷地说道:“不错,只要阻挡我的人,哪怕是我亲爹都得为我让路。既然阻止我的是我师父,那他也要为我让路。”

“黄炳……你!”风闲的脸色彻底变了,对于这样一个疯子,风闲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了。

黄炳不屑地看看风闲,淡淡地说道:“师叔,你老人家的实力强悍,要是你觉得我黄炳欺师灭祖的话,现在就可以将我斩杀。死在你老人家手里的话,哼哼,也好过死在别人手里啊!”

风闲摇摇头,自言自语地说道:“此次我风闲外出并非是为了这些事情的,黄炳,我风闲不会斩杀你的……”

“是吗?”黄炳身上的元气一下子运行一起,黄炳疯狂地叫嚣着,手掌一动,重重地朝着风闲就砸了过去,“师叔,你老人家不斩杀我,但却并不代表我黄炳不斩杀你。”

风闲哪里会想到自己会被黄炳偷袭,没有准备的情况之下,黄炳一掌正砸在风闲的胸口。黄炳大量的元气瞬间侵入风闲的身体之中,刹那间,风闲的经脉被毁掉大部分。

风闲有些不可思议地看着黄炳,喉头一动,张口吐出了一大口鲜血。鲜血不停地滴落而下,风闲不管不顾地任凭鲜血流淌在衣物上,“黄炳,我真是没有想到啊,我竟然不是伤在别人手上,而是伤在了你这个师侄手上。而且你还是我最信任的一个师侄。”

风闲虽然表面上显得那么平静,但其实受了黄炳一掌,他已经重伤了。黄炳清楚风闲现在的状况,他冷冷一笑,缓缓坐在了椅子上,指着风闲就喝道:“师叔,我说过了,我最看不起的人就是你。那些属于你的东西你早就应该夺过来了,可是你呢……你看看现在的你,成个什么模样,就连我黄炳的一掌你都挡不住。师叔啊师叔,你知道现在你像什么吗?”

风闲喉头一甜,又是吐出了一大口鲜血,他这次伸出手擦了擦鲜血,淡淡地说道:“现在我像什么?像一条老狗吧!”

“不错,师叔!你一直都像一条狗,不过不同的是以前你是一条专门看家护院的狗,现在,你只是一条老狗!”黄炳的眼睛转了转,忽然笑起来说道,“师叔,不过你也不用太过担心。你死了之后我会通知师父他老人家的,反正你死的时候也只有我在场,到时候师门的人赶过来,还不是我黄炳说让他们杀谁就杀谁。师叔啊师叔,真是没有想到,你的作用竟然会这么大!”

“黄炳啊黄炳!你也太看得起你,想要杀我风闲,你还差得多!”风闲的身体突然化作一道流光穿破屋顶飞了出去。黄炳的反应也是极其迅速了,但他刚刚出去,风闲却是半点影踪都没有了。

成武县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长春市治疗银屑病最好的医院
吉林哪家治白癜风的医院好
金华市男科医院地址
大连男科治疗方法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