跑步

九龙神鼎 第1052章 一石三鸟

2020-01-16 22:07:08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九龙神鼎 第1052章 一石三鸟

魔天璇没有阻拦。

因为苏羽说得对。

她和紫霄真人如果追出去,这些伤势不一的各大势力,将无人保护。

如果她是敌人,绝不会放过趁虚而入的机会。

所以,她们非但不能离开,反而要警惕保护他们,等待他们伤势复原。

“冰无心的事,我很抱歉,没能保护她。”苏羽站在木鸟上,撕破虚空,黯然道:“请告诉剑无生,我会还她一个女儿。”

魔天璇点了点头:“你自己告诉她吧。”

苏羽点了点头,驾驶木鸟一步跨出虚空。

木鸟穿梭虚空,瞬间就是数千万里。

至于古太虚他们的方位,根本不用仔细寻找。

夺魂殿举宗叛变,必是整个宗门迁移,人员众多,以数百计。

而他们目的地,只有一处,中州域!

d天福地域,中州域,两地相距何止亿万里?单靠飞行需要猴年马月!唯有通过空间法宝和传送阵!

承载数百人的空间法宝,凭他们还无法驾驭,唯一办法,就只有动用传送阵了。

而距离此地最近的传送阵,仅有一个地方。

天涯城!

一个时辰。

苏羽横跨大半个d天福地域,现身于天涯城外。

此地,已是d天福地域与天刀域边境所在。

堪堪撕破虚空,降临附近,苏羽便清晰感知到杀意波动,自远方急速袭来。

抬眼望去,一尊漆黑傀儡,数个夺魂殿服饰长老,感应到苏羽气息,迅速赶来。

傀儡双肩,各自矗立一尊人影。

年轻者,是韦不凡,看似八品神主,实则达到九品神主的少殿主。

中年者,则是夺魂殿殿主,面色红润,留有一对倒八字胡,显得分外j诈。

目视眼前的银色面具青年,夺魂殿殿主嘿然一笑:“古太虚算无遗策,果然料定你会追过来!”

韦不凡冷笑:“听古太虚说,此人最好恩情,明知是陷阱,若为了重要之人,也会往下跳,果不其然!古太虚对他不是一星半点了解呢。”

“重情么?如此致命的弱点,能活到现在,也算是奇迹。”夺魂殿主双手背负,j诈面孔浮现几y厉:“古太虚身怀九灵血脉,自然会受中州王器重,可我们夺魂殿怎样的小势力,就需要一份足够重的投名状了!”

作为中州王亲自通缉的要犯,带回苏羽首级,没有比这更为合适的投名状。

韦不凡抿嘴冷笑:“说起来,要感谢你的出现!我们夺魂殿多年来想加入中州王势力,一直苦无机会,你的出现,给了我们再好不过的契机。”

常年以来,夺魂殿均是摇摆不定。

并非它不想立刻加入中州王一方,而是明确知道,自己分量太轻,倒入中州王也难得重用。

加上地理位置特殊,反而容易成为d天福地域和中州势力冲突的牺牲品,因此迟迟不肯下定决心。

中州王的通缉犯出现,给了他们曙光。

有了这份投名状,必得中州王重用。

苏羽气定神闲,银色面具下是一片平静。

“话已至此,苏雨仙,你认命吧,我们准备了一尊顶级的傀儡,爆发起来,不逊色于二叠万象老怪,你无路可逃。”夺魂殿主神色一肃,当即下令。

苏羽点了点下巴,伸手摘下了银色面具。

与夺魂殿之间的恩怨,是时候花上一个句号。

――

天涯城另一处,青山环绕的清丽山谷中。

古太虚负手望天,嘴角含着讥讽微笑:“一群蠢货!吾王要你们何用?”

“古师兄,你打算对苏雨仙怎样?”他身后静立一方倩影,红唇微抿,眼神慌乱而焦急。

古太虚笑容敛去,面容覆盖寒霜,转过身,冷笑道:“苏雨仙?楚伊,不要告诉我,你真的没察觉出苏雨仙的真实身份!”

绿楚伊娇躯一颤,瞳孔放大,流露紧张神色,迟疑半晌才低声喃喃:“是银羽。”

她怎会毫无察觉,那个多次不顾危险救她的老者,与天机神阁中的异界少年银羽,何其相似?

“呵呵,他对你抱有好感,对吧?”古太虚嘴角微冷。

绿楚伊皓齿紧咬:“没……没有。”

“哼,不用掩饰,天机神阁中对你的心意,我看得出来!”古太虚甩了甩手,脸上浮现出玩味神情:“我并不怪你,你如此优秀,他一介蛮荒异界的下贱武者,妄图攀附你情有可原。”

闻言,绿楚伊紧张的心情,舒缓几许。

“那师兄,可否让夺魂殿放过他?就算……就算是楚伊求师兄!”绿楚伊哀求道,心中急切。

但,古太虚却露出嗤笑表情:“就凭夺魂殿那帮蠢货,也想对付银羽?这等投名状,我为何轻易送给他们?”

“师兄的意思是……”绿楚伊疑惑。

古太虚冷笑道:“你太小看那个异界的蝼蚁,他如今可是了不得的大人物了,今非昔比,琳琅尘仙都奈何不得!!区区夺魂殿,一根汗毛都伤不到!”

“什么,他,他有这么厉害?”绿楚伊玉容上,又是惊奇,又是喜悦,但很快意识到不对:“既然如此,师兄派遣夺魂殿送死,又是为了什么?”

古太虚这样做,定然不是空x来风。

“当然是让他们拖住银羽,为我争取时间。”古太虚目露戏虐之情。

绿楚伊道:“争取逃亡的时间吗?”

“逃?不用了,到了这里,已经没人能奈何得了我。”古太虚散发强大自信。

“那,师兄争取时间的意思是……”看着古太虚的眼睛,绿楚伊有种不舒服的感觉。

古太虚目光转动,越过绿楚伊,飘落在一个被束缚的娇小可爱女童身上,丝丝狞笑蔓延在他嘴角两侧:“当然是争取时间,给银羽一个永生难忘的礼物!”

“师兄,你,你要杀了公孙无邪?”绿楚伊一惊:“万万不可!她身份不凡,杀了她,我怕会节外生枝,引发断仙崖震怒,即便是中州王,也不愿无端与断仙崖结仇吧?”

她一颗芳心跳动,心情紧张万分。

为了古太虚,她毅然跟随他,叛逃紫霄宫,毫无悔意。

一路,她没有杀伤任何人。

公孙无邪,她更不愿让她受到伤害。

因为,她是苏羽的重要女人,按照搜集信息来看,两人之间情谊非凡,更有传言,公孙无邪其实就是苏羽的女人。

如果公孙无邪死了,银羽,一定会恨她吧。

“我为什么要杀她?”古太虚炽热目光,上下打量着公孙无邪:“让银羽终生难忘,未必要他心爱的人死。”

绿楚伊心头咯噔一下,面露羞愤:“师兄,你要玷污她。”

此法,的确可令苏羽一生难忘,乃至痛苦。

天下间,没有多少比自己女人被宿敌j污更痛苦的事吧?

古太虚用心之歹毒,绿楚伊亦觉得心头发颤,望着古太虚,绿楚伊满心陌生。

这还是当初眼中的紫霄宫大师兄吗?

那个行事光明磊落,性格和蔼,对她爱护有加的大师兄,何时沦落为现在,y险狠辣,不择手段的无耻之辈?

哪怕古太虚叛变,绿楚伊也坚信,古太虚这么做有自己的理由。

只是,这一幕她无法接受。

内心中,古太虚的伟岸身影,不断动摇。

“不要说得这么难听,两情相悦,巫山**乃是人之常情,此后我成为断仙崖主乘龙快婿,便可促使断仙崖与中州结盟!我得到了娇妻,吾王得到了盟友,银羽得到了一生难忘的痛苦记忆,一石三鸟!”

显然,这一幕,他也精心策划过许久。

绿楚伊心头再度震动,他竟是想生米煮成熟饭,占据公孙无邪,娶她为妻!

“师兄,此举只会惹怒断仙崖主。”绿楚伊淡淡道。

古太虚微笑着,自袖袍中取出一本古老残破的卷轴,和一枚暗淡的粉红色丹药。

“天心丸!!”绿楚伊脸色大变,气得浑身发颤:“师兄,你要动用这种东西!!”

这是从琳琅仙境中探险所得,来自一处古老的遗迹。

配合天心丸,施展卷轴上的秘法,可强行改变生灵的灵魂记忆。

“将她记忆中的银羽,改变成我,一切不就顺理成章吗?”古太虚目露戏虐与期待的兴奋之色。

睡苏羽的女人,并从此得到她的心,这种痛苦,对男人来说是一辈子的吧!

“不可以!”绿楚伊豁然拦住古太虚,面容生出恼怒:“如果你还是我的师兄,请不要继续下去,不要再让我失望。”

古太虚面色一僵,表情徐徐敛去,淡淡道:“你敢阻拦我?”

“我是为师兄好!”绿楚伊坚持不让。

古太虚面色冷下来,这是绿楚伊第一次反抗他!

“你现在除了依靠我,天下之大已无你容身之地,不要忘记,你也是紫霄宫的叛徒!紫霄真人不会放过你!”

“我是叛徒,不是无耻之徒,该有的准则依然会有。”绿楚伊不知为何,自己会如此执着于素不相识的公孙无邪。

明明会惹怒古太虚,不,是对立。

“再说一次,让开!时间不多,别坏我的事!”古太虚目露冷光。

绿楚伊身体僵了僵,徐徐后退,虽惧怕,却仍然笨拙的试图阻拦:“师兄,不要这样,冤冤相报何时了……”

“滚!”古太虚暴喝,心头烦躁之极,绿楚伊的反抗,让他感到极为愤怒。

在他眼里,绿楚伊就是他的禁脔,随时等待他采撷的处子。

这种不受掌控,要失去她的感觉,令他十分恼怒。

古太虚体内真气纵横,席卷向绿楚伊,将其冲出十丈外。

猝不及防之下,绿楚伊闷哼一声,躯体倒飞。

倒飞中,绿楚伊剑指大地,改变方向,弹s到公孙无邪附近,素手一扬将其抓起,借力腾飞,竟是准备带着公孙无邪逃跑。

“对不起了师兄,我不能看着你错下去。”绿楚伊头也不回,忍下心中不舍,决然逃去。

古太虚怒极!

“好,好,好!连你也背叛我!绿楚伊,既然如此,你就别怪我不懂得怜惜你!”古太虚大喝一声,眉心裂开一道裂缝,从中s出滔天的紫色光芒。

光芒笼罩所在,绿楚伊体内真气骤然凝固,惊呼一声直往下坠。

但她早有准备,捏碎一张符篆,乃是专门克制这种神通之物,下坠的身体重新平衡,继续往前飞行。

只不过,古太虚的实力,怎是她能抗衡?

飞出不过数千丈,身后便有恶风袭来。

绿楚伊头也不回,硬着头皮回手一掌拍去。

顿时,掌心传来惊天巨力,直入腑脏。

气血翻腾,绿楚伊忍不住喷出一口精血,身体不断前倾,往下坠落。

身后,是古太虚不再掩饰的狰狞冷笑:“贱女人,念在你修炼********,结合会有碍修为,所以听从紫霄真人建议,坚持不动你,我如此怜惜你,你不知好歹,竟然还敢背叛我!”

“既然这样,就别怪我了!今天,要把你和公孙无邪,一起变成我的女人!”

大吼一声,古太虚一把抓向两人。

但就在这时,虚空裂开。

一只庞大的木鸟从裂缝中飞出,木鸟上,负手站立一位容颜沧桑,仙风道骨的老者。

右手一揽,轻松将两位女子揽入怀中。

被人突然c手,古太虚先是一怔,当看清来人面容,大吃一惊:“银羽!!怎么是你,你不是被……”

来者,正是苏羽。

“被夺魂殿困住?”苏羽神色淡淡:“恩,依靠一群连本尊和傀儡都分不清的蠢货,古太虚,你比他们更蠢。”

天涯城外。

触目惊心的一幕,惊吓了满城武者。

他们远远看见,城外铺天盖地均是血色丝线凝聚的海洋。

在血海中,夺魂殿一众长老,包括夺魂殿主,少殿主,无不被血线c入体内,吸取血r与精华,挣扎不能。

夺魂殿主面露骇然,脸色涨红,艰难失声:“你,你不是苏雨仙……”

那血海中心,是一位英俊的青年,面色呈现出非人的银白色。

此刻,脸上挂着享受的愉悦神情,闻言,睁开一对邪异的眸子,淡然笑道:“我从没说过我就是主人,我是,恩,想想,主人好像为我起了一个名字,好像叫小白,不错,是小白。”

言毕,小白轻笑一声,夺魂殿所有人顷刻被抽干,只剩下一具具皮囊。

夺魂殿,刚背叛,便遭到全灭,一个不留!

成都医学院附属医院刘建华
山西省荣军医院
吉林如何治疗牛皮癣
海南治疗早泄方法
泰安知名癫痫病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