赛车

坏账施压银企夹攻担保业困境求突围

2019-11-19 10:29:27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坏账施压银企夹攻 担保业困境求突围

: 09:43:28

经济下行的风险正不断从实体经济传导至金融系统。随着银行业不良贷款的持续承压,那些主要为民营中小企业贷款担保的融资担保公司,正处于风口浪尖。

近日走访长三角地区多家民营担保公司发现,在实际操作中,已受企业坏账冲击的担保公司往往被挤在银行和企业之间,两头承压。更麻烦的是,部分担保公司为了保住公司信用评级而在操作中掩盖其代偿实质,从而给后续诉讼埋下隐患。

这也迫使业内反省,适用于过去经济上行时期的担保模式设计,习惯了高歌猛进的担保业,如今必须在新的下行的经济环境中寻求新路径。

无奈的代偿

担保公司的担保行为原本有助于自身信用和抵押品不足以获取银行贷款的中小企业获得授信,也是银行信贷防风险的一道“防火墙”。然后在越来越多的企业无力还贷之际,担保公司却变成了企业逃避在银行层面坏账的“防火墙”。

浙江某注册资本1亿元的中型担保公司财务总监向本报“倒苦水”,称有些企业因害怕被银行起诉,或是被查出报表、发票或抵质押作假而陷入“银行信贷诈骗”,因此在资金周转不灵时,企业主往往选择先行偿还没有担保公司居间担保的银行贷款,而将有外部担保的银行贷款列后。

企业还不出钱,担保公司怎么办?上述总监称,担保公司为了自保以及和银行继续合作,就不得不“顶住”不让贷款在银行那里产生坏账,而“赖账”企业也正是预料到了这点。

此时对担保公司来讲,首选方案是协助企业找到外部资金方(高利贷),以此还贷。但现实情况是,有些企业已经病入膏肓,连高利贷都借不到了;另一些则是企业主拒不借高息资金。此时,担保公司不得不向银行代偿企业贷款。

担保公司的压力并不止于此。在银行那头,一旦贷款坏账,或者仅仅是发生逾期,银行往往会盯住整个担保体里“最有钱的那一方”。

本报从浙、沪近期多个担保坏账案例中发现,银行最后起诉的重点往往是担保体而非企业,甚至当贷款企业濒临破产时,银行还可能只起诉担保公司一方。

在实际操作中,担保公司还有着更具体的“难处”。本报从上海一家行业性融资担保公司高层处了解到

,担保公司在实际代偿贷款时,往往会隐瞒代偿事实,通过暗中走账将还款资金打入企业账户,再由企业向银行“正常”还贷。

这样做有两个好处。一来,银行因此掌握不到企业实际已无力还款的事实,担保公司因此可以争取银行向企业续贷,从而收回其垫付的资金;二来,担保公司发生代偿会影响公司信用评级,而信用评级则是担保公司赖以为生的“招牌”。

但麻烦随之而来。隐瞒代偿事实就等于担保公司失去了一件重要的证据,一旦银行续贷没有着落,担保公司即成为企业的债权人。此时如果企业不配合还款,担保公司必须通过法院判决才可执行企业的资产。但法院判决的前提是担保公司起诉立案,这时必须提供其代偿凭证及企业借据。

为高利贷担保

担保公司为了自身不承担坏账,行业内皆知的办法是替企业寻找外部资金方,诱导企业自借高利“过桥贷”。但资金方亦有其风控要求,由此,在越来越多的案例里,原本该嫁接于企业与银行之间的担保公司,无奈地也同时嫁接在了企业与高利贷之间,为非法的高利贷借款进行担保。

本报近日获取了一份沪上某大型综合性融资担保公司一分部拟签署的《委托保证确认函》及《反担保函》,正是该担保公司在企业与资方间的无奈担保之举。

根据上述协议,企业委托担保公司为其向资方1000万元的融资本金部分提供保证担保,担保公司的保证随企业履行还款义务或自行承担保证而相应解除。如果这笔“过桥款”连接的银行续贷落空,担保公司必须对借款企业无法偿还资方款项进行代偿,代偿之后企业需无条件偿还担保公司款项,包括违约金和利息。企业同时为担保公司提供不可撤销的一定形式的反担保。

担保模式之惑

随着担保公司暴露出的风险问题越来越多,业内对现行担保体系与模式开始反思。越来越多的观点认为,现有的企业互保联保以及行业性质的担保模式,适用于经济上行周期。在行业、企业利润整体高增长通道中,企业发生的资金链断裂往往是个别现象

,一般因该企业自身原因经营不善或非主业投资亏损。当行业整体景气时,担保公司坏账率低,担保体一般有能力代偿,不会形成大面积风险。

但在经济下行周期中,整个担保体系中每一环节的资金链均紧绷,一家较大的企业坏账就可能拖倒一片

,江浙多地均出现了互保联保“火烧连营”之势,顺着担保“导火索”,倒闭之“火”直接烧至担保公司,最后波及最顶端的银行体系,引发多地“不良”骤升。

此外,上述浙江某担保公司的财务总监也坦言,现行部分担保公司采用的“保证金抽头”盈利模式,也仅适用于经济上行周期。只有企业实现高利润,才可能承担贷款被抽头所带来的资金高成本。一旦进入低速发展甚至零利润时期,这样的资金成本很可能是压倒企业的罪魁祸首之一,而企业的无力运转,又反过来拖累担保公司。

所谓“保证金抽头”,在业内已是半公开的秘密。担保公司的盈利靠两部分,一靠正常的担保费收入,二靠截流企业的贷款作为“保证金”,实则等于获取了一笔无息贷款,用以投资或拆借生财。

然而,如果不靠“保证金抽头”,该财务总监坦言,民营担保公司收费标准过低、盈利空间狭小和相比国有或国有参股担保公司的不平等地位,将使其难以为继。

据媒体报道,担保体系发达的浙江省约有担保公司600家,其中约85%是民营担保公司,其余约15%是国有或国有参股的担保公司。然而,大银行业务却对担保公司存在“身份歧视”,如工行只接受市级以上国有或国有参股的担保公司担保,建行规定国有或国有参股的担保公司注册资金与担保额之比可达1:5,而民营担保公司只能控制在1:3。业内专家测算,上述比例达到1:5担保公司才能达到盈利点,而眼下大多数民营担保公司只能做到1:3,因此往往无利可图。

宝鸡市麟游县医院
随州市中医医院预约挂号
枣强县医院怎么样
北京京都儿童医院医生
唐山治疗输卵管堵塞方法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