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BA

罗浮 第三百八十二章 最简单的道理

2019-12-04 08:56:16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罗浮 第三百八十二章 最简单的道理

?“这就是洛北?”

越无痕咳着血,缓缓的转过了身来,没有去管距离自己只有几丈之遥的月隐,他知道洛北想杀自己的话,自己刚才早就已经死在了月隐的手下,而直到此刻,他才算是真正看清楚了洛北。

强大而坚定的气息,坚忍不拔的眼神,而且洛北的身上,没有一般修道者的那种冰冷和无情…相比一般的修道者,此刻的洛北更为强大,但是却似乎更像是普通人,或者说更有那种人情味。或许这也是雨师青选择站在洛北这一边的主要原因,但即便如此,越无痕依然不相信洛北可以和凰无神抗衡。

“如果你们告诉我是昆仑的什么人和你们接触,告诉我峨眉还有什么人是暗中为昆仑效力的人,我可以饶你们不死,甚至可以让你们重新站在我们一边。”在越无痕等人看着洛北之时,洛北如此说道。

“你是想挖出昆仑的一条线来?”慕容庆生此刻的脸色反而也略微的平和了下来,自讽般的笑了笑,“昆仑这个庞然大物在世间不知道有多少条线,如同百足之虫,斩掉一条有什么用,很快还会再长出来。再说,我凭什么相信你说的话,相信我告诉了你,你就会放过我们?”

“要么被杀,要么相信我,你们现在就只有这两个选择。”洛北看了慕容庆生一眼,“至于百足之虫,只要斩得够多,我不相信还会无止无尽的长出来。”

慕容庆生冷笑道:“要么被杀,要么听从你的号令,你和凰无神为敌,但你这样的手段,和凰无神又有什么分别。”

“我会给人选择的余地,而且我从来不想主动去掌控别人的生死。”看到慕容庆生的冷笑,洛北依旧没有动怒,只是眼光有些冰冷的看着慕容庆生说道,“你可能觉得此刻没什么不同,但我做事一直都很简单…谁对我好,我就对谁好,谁要对付对我好的人,我便对付他。而且我绝对不会因为只是对头厉害,我便转过头来投靠对方,对付我的亲人,朋友。”

顿了顿之后,洛北抬起了头,“站在谁的一边,如果让我来选择,我的要条件,不是哪一方会胜,哪一方会给我最大的好处,而是哪一方是我的亲人、朋友。”

“…。”

慕容庆生的胸口剧烈的起伏着,以他的资历,若是平时洛北和他争辩一件事情,他绝对不会输给洛北,但是听到洛北这么说,慕容庆生却突然现自己根本没有辩驳的理由…因为这件事的本身,就和洛北说的要条件一样,他就失去了辩驳的理由。而且这道理他本来也应该知道,只是太过为了一己私欲,很多时候,他却是自己蒙蔽住了这点,现在一被洛北毫不留情的揭开,慕容庆生心情激荡之下,却是控制不住自己散乱的真元,他垂下了头,一缕血丝却从他的嘴角流了出来。

和洛北说的一样,谁都我好,我就对谁好,谁要对付对我好的人,我便与之相抗。这本来的确是个最简单不过,而且谁都应该做到的道理,但是在许多时候,在私欲和强权之下,很多人去偏偏就不明白这个道理,或者说明白了,却也无法做到了。

佟不顾和纳兰若雪也从后殿的门口走了进来。

虽然从未见过佟不顾和纳兰若雪,但是从两人的外貌和身上的气息,慕容庆生和越无痕等人却还是一下子就明白了两人的身份。

“我们湛州泽地可能认为的道理和洛北他认为的道理有些不同。”看着有些沉默不语的越无痕等人,佟不顾认真的说道,“我们湛州泽地一直认为没有永远的敌人,只有永恒的利益。而要想获得利益,便只有和自己信任,和自己基本处于同一位置的人做交易,相比较凰无神那种将你们视为蝼蚁一般的人,你们的掌教雨师青,才是足够值得你们信任的人。”

顿了顿之后,佟不顾接着说道,“而且我也不觉得昆仑就真的不可匹敌。就像四百年前陨落在这里的幽冥血魔,当时的幽冥血魔,也是根本没有任何一派,甚至数派都无法与之抗衡,但最后他却还是陨落在了这里。为什么?究其原因

……

“我投降。”

片刻的沉默之后,垂着头的慕容庆生第一个打破了沉默,而且可能是平时雨师青等人的讲话都是极其的直接,他这第一句话也是惊人的直白。

“掌教…。”

慕容庆生一开口,另外两名一直垂着头,满脸灰白而充满羞愧的神色的峨眉弟子便都直接朝着雨师青跪了下去。“好。”越无痕深吸了一口气之后,也点了点头,“我会把我所知道的,都告诉你们。”

雨师青脸上阴沉的神情略微缓了缓,但是他和洛北还未来得及说什么,他却听到了噗的一声轻响,然后看到慕容庆生张口吐出了一口黑血。

慕容庆生的手从胸口垂了下来,一滴滴同样黑色的鲜血,从他的心口位置滴落下来,一根蓝汪汪的弩箭在他的心口位置只留下了一截箭尾。

谁也不知道,他是什么时候在手中藏了一支这样的弩箭,然而此刻谁都感觉得出那支原本是连弩中的弩箭上的毒药都多么猛烈,即便是以慕容庆生的修为,被这样的一根弩箭直接穿入心脉,也是不可能活得下来了。

“为什么?”佟不顾的眼中一下子闪过了惊异至极的目光,如果慕容庆生选择以死来顽抗,为什么他要第一个投降?

“师尊说得没错,我很多地方都不如你。”

黑色的鲜血从慕容庆生的口中流出,然而慕容庆生却很是平静的看着又惊又怒的雨师青,“和我接触的人越无痕也都知道,所以我知道的,越无痕也都知道。”

“我知道是一开始我就选择错了。现在洛北虽然给了我重新选择的机会,但是…很多事,却回不去了。所以我宁愿这样…。”

慕容庆生没有给雨师青任何说话的机会,说出了这些话之后,他的脸上便出现了死灰的颜色,然后他的整个人,便倒了下去,倒在了峨眉的禁地,四百年前无数峨眉先辈死去的地方…。

雨师青深吸了一口气,身体却说不出的僵硬。

虽然慕容庆生的话对于许多人来说可能无法理解,但是雨师青却是十分的明白。

慕容庆生的心中是真正的产生了悔意,所以他第一个投降了,这样对于越无痕等人也算是起了带头作用,但是事实上那时候慕容庆生便已存了死意,因为他同样清楚,就算自己重新选择站在雨师青一边,他和雨师青也无法恢复到以前的那种状态了。他无法再面对雨师青,所以他也选择了最简单的方法,死。

“先不要透露他的死讯,今后若正面和昆仑为敌之时,便说他是为了助我被昆仑的刺客所杀。”

雨师青沉默了片刻之后抬起了头,说了这么一句之后,雨师青看着越无痕等人的眼中又多了一丝怒意,“我能理解你们之前的选择也是迫于昆仑的压力,所以我不会追究你们,但是我绝对不允许你们像他这样死去,如果要死的话,也要死在和别人交战的战场上!你们不要忘记,你们所站的地方,是我们多少峨眉前辈陨落的地方,而他们都是为了峨眉,和别派的人为敌而战死的,不是因为自己人而死的!”

慕容庆生的尸体被封存了起来,除了在场的人,没有峨眉弟子知道这里生了什么。

在雨师青的命令下,一名名峨眉弟子进入了这个大殿,又很快的走了出去。

只是用了半炷香不到的时间,雨师青的许多号令便很快的传了出去。

让雨师青脸色略微好看的是,除了这四人之外,昆仑暗中掌握的峨眉弟子并不算多…至少还没到雨师青看到慕容庆生和越无痕对着他拿出武器那时,他所预料的那种程度。

“其实我一直有个问题。”看着雨师青处理完了峨眉的事,佟不顾便忍不住问身边的洛北,“你是怎么知道,峨眉会有人要对付他的?”

佟不顾很清楚,至少在现在,洛北的消息几乎还是来自他和纳兰若需,但是他和纳兰若雪对峨眉的事却几乎还是一无所知,也就是说,洛北之前对雨师青说峨眉有人要对付他的时候,大多可能是蒙的。但是按照洛北的行事,这又不可能是蒙的。因为若是雨师青按他说的做了,但峨眉中却没有人对雨师青动手,雨师青便不会相信洛北,之后便会失去了结盟的可能。

“对于峨眉,我知道的比你们可能还要少。但是我想既然连蜀山都有昆仑的人,以昆仑这样的能力,峨眉之中不可能没有昆仑的人。而峨眉对于昆仑来说最为重要的便是血舍利。所以我觉得只要以血舍利为引,便肯定能引出昆仑潜伏在峨眉的力量。”

洛北和佟不顾这么说着,眼中却也闪过了一丝隐忧。很早之前,他和采菽便已觉得蜀山之中肯定有凰无神的人,否则不可能洛北得到三千浮屠,一出蜀山,昆仑就会马上知道。此刻他也有些明白,燕惊邪等人想必也已经觉了这一点,应该就是因为这个隐忧,所以蜀山才不敢有所动作,但是峨眉的内奸都是这个级别的人物,洛北此刻便又不由得为蜀山而感到了一丝的担忧。

高平市中医院预约挂号
江城医院闵自强
内蒙古白癜风
云南市哪家癫痫病专科医院好
金华治疗白带异常方法
分享到: